与舒淇那段七年的苦恋,黎明在《半生缘》里早就真实演绎了

黎明《半生缘》 作词:林夕

影视口碑榜:走过许多路,看过许多沿途的风景,跌跌撞撞,直到最后才发现陪你的一直是那个人。2016年9月3日,舒淇在微博上宣布与冯德伦结婚,在布拉格举办婚礼。

《十八春》,《半生缘》,我曾经一直以为是一本书的两个名字。前阵子读《十八春》,为张爱玲女士淡漠却深刻的文字折服,同时也相当不满该书的结尾:似乎她已经完全对这对恋人放弃,无力无心为他们勾画新的希望,只给了个渺茫的北方,甚至暗示曼桢和豫瑾的结合–可以说是让我大失所望吧。
于是向朋友问起电影版的结局是否有改写,不甚意外地得知果然是另一个结局。其后又在网上查找资料,才知道《十八春》和《半生缘》其实是该小说的两个版本,后者是张爱玲70年代在美国改写再版的。
又特意去找《半生缘》来看,发现最主要的变动还是在结局:电影也正是按照《半生缘》的版本翻拍的–虽然英译名还是保留了Eighteen
Springs。

与舒淇那段七年的苦恋,黎明在《半生缘》里早就真实演绎了。别来还无恙那年少轻狂却让岁月背叛
流转的时光照一脸苍凉再也来不及遗忘
 两个人闹哄一场一个人地老天荒
 聚少离多的纠缠迷惘是唯一的答案
谁能够想象眉毛那么短天涯却那么长
 离合中荡漾红尘里飞扬回头已经赶不上
 两个人闹哄一场一个人地老天荒
 灯火阑珊的彼岸我以为你就是答案
别来还无恙那年少轻狂却让岁月背叛
流转的时光照一脸苍凉再也来不及遗忘
 两个人闹哄一场一个人地老天荒
 聚少离多的纠缠祝福是唯一的答案
 两个人闹哄一场一个人地老天荒
 聚少离多的纠缠结束是唯一的答案

图片 1

《半生缘》这部电影,我很早就听说过,读完小说以后抱着很高的期望值找来看。短短两个小时确实无法照顾到全书,很多地方一“笔”带过,叔惠和翠芝之间微妙的感情戏份所剩无几,没看过原著的人可能甚至会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而影片到了后面小半部分进行的速度则令我惊讶:几乎是匆匆地结束。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很想看许鞍华导演的电影《半生缘》,大概是因为在妞博网上看了一篇文章,突然心血来潮,然后在豆瓣电影里搜这部电影,先是看了影评,然后看了这部电影。
很早就知道这个,但是因为曼桢是吴倩莲演的,所以有点心生不喜,人家都说吴倩莲是大美女,可我是觉得吴倩莲长得有点刻薄,不太适合演曼桢那样明媚善良的女孩,不过看完电影,我还是忍不住哭了,现在算是明白了,选择演员,不是非要跟原著太接近的,只要感情达到了,情绪给足了,氛围烘托好了,那感觉自然而然也就出来了。另一半是因为黎明,我算是不太喜欢黎明这个演员的,不过因为《甜蜜蜜》《半生缘》现在改变看法了,黎明像是天生就适合演中国的这种稍显懦弱的男子的。
电影的色彩很是灰暗,让我都想象不出来原来这就是大上海,倒像是中国五六十年代的小县城,更是想象不出那一段感情到底是怎样发生的。张爱玲笔下描写的大上海造就了我对上海的最初印象——虽然我从来没去过上海,我对张爱玲笔下的上海大多是繁华耀眼,或是弄堂里的鸡鸣犬吠,家庭里的吵吵闹闹,这种电影的画质让人观赏的心情也不太好,连带着看世钧曼桢甜蜜的时候心情也是带点怜悯的。
吴倩莲的曼桢总让我感觉像是《饮食男女》里的家倩,稍微比较刚强,却又很淡定,跟世钧在一起的时候觉得真不像是在谈恋爱,大概是没有女孩子的撒娇害羞之类的吧,中间豫瑾来过一次,她喊他“瑾哥哥”让我觉得很好听,豫瑾怕也是这时候动了心思吧。
黎明的世钧,真像是量身打造,他本身就是看起来很温和的一个人,不像是刘德华很多风格都能驾驭,也不像是张学友有喜剧天赋,更不像郭富城带点硬汉特点,不太清楚他是不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也懒得搜了,不过他扮演的那种典型的稍显懦弱不敢承诺的中国男性真是合适极了,《甜蜜蜜》里也是如此,但是《甜蜜蜜》里我没有想到他居然能有勇气离婚,跑到美国,话说这个举动真是帅极了!!!
叔惠是黄磊扮演的,黄磊年轻时候长得极具文艺青年的气质,无奈他身上的北京味道太重,总让我觉得失了上海气质,叔惠果真是小说里头号电灯泡嘛?!我那时候在想问什么叔惠不喜欢曼桢呢?一直觉得那个时候如果身边有个长得漂亮,性格和善,家庭还可以的女性,至少男性会那么或多或少的表示一下吧。。。只是我可能把感情想得太简单了。
梅艳芳演的曼璐和电视剧版蒋勤勤演的曼璐我觉得都很好,谁不想安安稳稳地上学,然后工作,然后嫁给自己的青梅竹马呢?无论谁生在曼璐位置,怕是没有不恨的,所以曼璐后来对曼桢做了不好的事情,也是没办法恨她到骨子里的。
只是没想到祝鸿才居然是葛优扮演的,就像电影里曼桢的独白一样:要永远恨一个人和永远爱一个人,是同样苦难,在曼桢照顾荣宝醒来后的那个早上,看到桌上被碗扣着粥和油条,到底是无法做到无动于衷了。

相识二十四年,相知相熟相爱,他们的爱情来得或许有些晚。但既然最后嫁给了爱情,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世钧和曼桢相恋最初的红手套故事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书里描写世钧在深夜回到拍照的树林找到了手套,第二天曼桢接过手套先是“怔了一怔”,脸红,然后忽热忽冷(心内定是转过了千万个念头)。
电影切成了两部分:
世钧扭扭捏捏地把手套给了曼桢。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个人心领神会:并不用任何表白。之后吴倩莲捏着那只小小的红色手套一个人偷偷地笑(或许她是红着脸偷笑?嗬嗬,这可看不清)。电影看到这里我也忍不住微笑了,一小部分原因是因为编剧的改编:也许就是这样,文字描述的心理再精确再细微,要用影像同样精确地表现出来……这几乎是不可能。
剧末,十四年后的意外重逢。世钧握住曼桢的手,说,让我想想,想想。能见面已经很好了,曼贞把手慢慢地抽出,慢慢地说,世钧,我们是回不去了。镜头从两人相邻而坐的饭桌;缓缓移到来往客人的过道,隔着窗格,很长;移到饭店嘈杂的包间,像是在办喜事;窗外是暗黑的夜……又复切回十几年前的晚上,世钧打着手电在树林里寻找曼桢遗失的红色手套。剧终.
我喜欢这个结局,虽然仍旧是悲情,可是总是冥冥给人希望。

两个人闹哄一场
一个人地老天荒

但或许很多人都忘记了舒淇曾经和天王黎明有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情。1998年2月,黎明与舒淇合作《玻璃之城》戏假情真,坠入爱河,两人1998年至2005年拍拖7年,最终分手收场。

吴倩莲演的曼桢和我想象中差别很大,吴倩莲的风格(或者说本色?)太硬,声音偏中性……想象中的曼桢应该看起来更温柔些。
黎明演的世钧倒还中规中矩,他反正演电影总是这副调调,有点呆有点憨有点懦弱,却不讨人嫌。
梅姐演曼璐就……风尘味?绝对有。可国语版曼璐的配音颇有政治“风味”(让人忍不住要想到一些革命电影的那种风味)。头发盘在脑后,紧紧地贴着,乍从正面一看还以为是短发。典型的梅姐造型。旧上海舞女,也许该是微卷着头发眼神慵懒吧;我想象中的曼璐可没有这样“男性化”(请原谅我用这么一个词,确实是我的感觉)。

后来的事就是那样了,没什么好说的,后来的事就是给观众给流泪的,给观众怀旧的,给观众妄想的。
恩,就这样。

图片 2

曼璐和豫瑾久别重逢那场戏,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书里如何描写两人默默相对,“只觉得那似水流年在那里滔滔地流着”。当时看的时候特别感触。这一句话,仿佛把这久别的多年时光物质化,具体成了不可逝的流水汹涌而去,不可逆回。我为着这一句话静默了很久,忍不住放下书想象那会是怎样一幅情景。正因此,这个场景也是我在电影中最期待的,可惜,实际电影里砍掉二人的相对沉默,对白更是残缺,听着甚至有些缺乏逻辑。梅艳芳也实在是无法在这种前提下演出曼璐的幽怨和留恋,至于王志文演的豫瑾……那就更不要提了。

分手原因众说纷纭,但最广为人知的的原因是黎明的父亲不能接受舒淇曾演过三级片,反对舒淇和黎明在一起。舒淇和黎明就只能这样错过。

世钧,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就连这么一句最经典的话,为什么电影里也忽略了呢?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黎明在《半生缘》里就有相类似的桥段。

图片 3

看这张海报,你就知道这部剧的年代有多久远了。幸好,在中国,年代久远已经成了质量的保证。

《半生缘》由东方电影制作有限公司于1997年出品,该片改编自张爱玲的小说《十八春》,由许鞍华执导,由黎明、吴倩莲、梅艳芳、葛优主演。

图片 4

那会的磊叔,真是青涩、稚嫩的小鲜肉一枚。

该片以1930年代的上海为背景,主要讲述了黎明和吴倩莲饰演的一对恋人在保守的时代因承受生命中不可得知的遭遇,饱受命运折磨的故事。

图片 5

沈世钧(黎明饰)和顾曼桢(吴倩莲饰)的爱情故事作为整场电影的主线。

影片开头,顾曼桢和沈世钧在许叔惠(黄磊饰)的介绍下认识,老旧的饭馆里,一只小虫在顾曼桢的手上爬着,沈世钧看着那只小虫,很想为曼桢弹掉它,浑然不知喝掉洗过筷子的茶水,引得曼桢和叔惠开怀大笑。

图片 6

后来,他们去一个公园拍照,曼桢前面和叔惠合影,其实是在为后面与世钧的合影做铺垫。后来因为没有底片而没有成功合影,曼桢和世钧分明都有些失落。

很自然的,他们在一起了。曼桢为世钧织毛衣,世钧送曼桢去补习班,昏黄灯光的晚上,天很冷,世钧借着暖手牵曼桢的手都会脸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