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之当代聊斋:每个人心里都有鬼

    我承认我的胆子不大,不太喜欢看神异诡秘的片子;但我也不得不承认,《神探》诡异得很正点,有看头。
 
    神探的神,是破案如神的神,也是神经病的神。因为,纵然你神探看得清真相,又能怎样?“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心里都有鬼,但你没有,那就是你的问题!”。。每个人心里都有鬼,,敢面对吗?大大小小,似假还真,生存在阴暗的角角落落,虽然大部分时间隐藏着不为人见,却又偶露狰狞。面对吧,这是一部现代聊斋。
 
    在警探彬Sir(刘青云饰)眼里,人心中的欲念无处遁形,都幻化成一个一个鬼,人越恶,性格越分裂,鬼越多。
    而高志伟,幻化在他身上的鬼有7个。每一个,又都被演绎得那么出彩,甚至有一个幻成女形(刘锦玲饰),冷静而狡猾,“案件越复杂,我们越有利”,堪称7人中思谋策略的军师。在餐厅,他现形为贪吃的胖子;作案时,便是冲动暴力的恶人。。时而,这7个单独现形,时而,7个人内起争执扭打在一起。
    就连一直很正义的何家安,最后也屈服于内心的怯弱,几乎失去自我。那个时候,占据他内心的鬼是一个瘦弱无助的少年。他开始后悔找了彬Sir来帮助自己查这单案子,他也认为,彬Sir是个疯子,神经病。。直到高志伟转过身向他开枪。。
    彬Sir的老婆上演了两个版本,一假一真,一虚一实。现实中,彬Sir的老婆出于前途考虑早已离开,再见时也只为利用彬Sir的天才断案直觉。在彬Sir眼里,她幻化成了冷漠自私的另一个模样(陈慧姗饰)。彬Sir并未因此而孤独,因为他一直能感觉她(林熙蕾饰)陪伴在身边,她的关心,为他的安危担忧。她始终是那么好,美丽,温柔,善良。虽然别人什么也看不见。
    。。。

上篇 众“鬼”百相

同样的细节,不一样的深度

    就说这些吧。深更半夜的,也不敢回忆电影太多细节了。

见“鬼”

每个人的鬼

彬Sir能看到鬼 所谓“鬼” ——和人格分裂中的次级人格有着本质区别
分裂的人格有善有恶 而彬Sir特意说他看到的是“鬼”——只有人性中的各种邪恶

神探之当代聊斋:每个人心里都有鬼。鬼1
零食店中,小女孩的鬼在怂恿小女孩偷东西,被彬Sir喝止。

“本体” VS “鬼”

鬼2
何家安拜托彬Sir调查案件,在警局中,靠在桌旁的警员的鬼是一位八婆,讽刺彬Sir,被彬Sir用头撞出鼻血

片中本体和鬼同时出现在彬Sir眼中的人物有三个:便利店女孩 高志伟 彬妻

鬼3、4、5、6、7、8、9
高志伟有7个鬼,各种性格,片中主要刻画其中三种:冷静的女人、胆小的胖子、暴躁的男人。

彬Sir闲逛便利店 无意间看到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孩正在蛊惑另一个女孩偷东西
由后来的镜头我们知道
被蛊惑的正是穿着打扮与“常人”眼中的本人一丝不变的女孩的本体
既然出现在彬Sir眼中的都是鬼 那么这个本体的出现代表着人性中怎样一种缺陷呢
迷失——在邪恶的蛊惑下渐渐放弃自己
软弱 也是原罪

鬼10、11
何家安的鬼,一个胆小、瘦弱的男孩(在何被人用枪指着头后出现),一个冷静的女人(在影片最后出现)

便利店女孩的出现 为高的本体出现做了铺垫
大多数人一旦分裂 本体都自动消失 可是高分裂成七个 数目已然惊人
而本体居然还在 这个本体意义何在
全片把镜头分为两种:常人的视界VS彬Sir的视界
因此要理解本体我们必须从彬Sir的角度看这个世界 转换后你将发现
这些本体就是彬Sir认为的他们“应该”是的样子
小女孩只是羡慕别人都有化妆品自己却没有的“十三四岁还有得救”的普通孩子
而高Sir的本体 见到彬Sir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是一个“警察”
这一身份正是彬Sir眼中高应该是的样子 我以为他的故事就此打住
一个象征着迷失的躯壳永世留在那片树林徘徊 可是 1:15:00
精彩画面出现了:警车上 高载着他的七个恶体一路奔驰
八个心魔聚集一堂!如果没有彬Sir的一番话
他可能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谁曾经干了什么现在有何计划 而此刻
从迷失的警察到罪犯的同伙 彬Sir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触动了某个开关
让“恶”尽情释放……

鬼12
张美华的鬼,即陈慧珊所饰演的“冷血、无情”的女人

由便利店女孩和高志伟 影片想要引出的本片最最重要的本体——彬Sir的妻子
之所以称她为彬妻 而不是张美华 是为了想要探寻一下 她究竟是谁心中的鬼

鬼X
彬Sir的鬼,片中未直接指出。

先来点儿逻辑的
从整个影片可以看到导演为我们设置的大前提:同一个人 无论分裂成几个鬼
这些鬼之间是可以互相交流的 而不同的人分裂出来的鬼则互相感知不到
影片中张美华和彬妻一同登场时 我们发现 张看不到彬妻 所以
彬妻并不是张心中的鬼
那么“她”究竟是谁的呢 答案 彬Sir自己

分析1:
鬼1与之后的鬼相比,小女孩的鬼——浓妆艳抹的女孩,是立于小女孩旁边的;而警员的鬼——八婆在说话的时候,就看不到警员本身了,只看到八婆。高志伟的鬼出现时,只看见那7个,也看不到高志伟本身。何家安的鬼出现时,是一个弱小的男孩,也看不到何家安本身。这细微的差别说明什么呢?这说明,小女孩身边的这个鬼还未能完全支配小女孩本身,小女孩的意志只是刚刚开始动摇。而大人们的鬼只要一出现就可以完全拥有支配权,这一点可以从那个瘦弱男孩看出。何家安的鬼出现在他被人用枪顶着头后,一个胆小、瘦弱的男孩说:“我真的好怕”,这时的何家安本身已经完全由这个鬼所控制,这种被支配的速度迅雷不及掩耳,说变就变,毫无过渡阶段。由此相比小孩来说,大人们的意志其实是更容易被剥夺的,这就印证了彬Sir所说的那句话:“十三、四岁,还有的救!”

再来点儿煽情的
也许你会奇怪 那彬妻怎么会看得到张美华呢 鬼看不到别人的鬼
却可以看到其他的“人” 她看到的其实是张美华本人 (即徐熙蕾 而不是陈慧珊)
想象这样一个场景 彬Sir心中的妻面对着已然离婚渐行渐远的真正的妻子本人
一模一样的脸庞 却有着不一样的心 这是怎样一幅画面……

分析2:
何家安被埋入土中后,彬Sir在草丛中见到的那个高志伟又是谁呢?这个在草丛中找枪的高志伟是高志伟善的一面,却被抛弃了。他说:“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他在这里找枪找了18个月(距案发已经18个月),从案发那天王国柱问他:“枪是不是被南亚人拿走了?”的时候,高志伟已经把他原本善的一面抛弃了。原来人格是可以抛弃的。这点可以从彬Sir的前妻张美华那里进一步印证。张美华已经被冷血、无情的鬼(陈慧珊饰)所支配,而本身善良的张美华(林熙蕾饰)已经被抛弃。与前者不同的是,善的高志伟被选择留在草丛里寻找配枪,而善的张美华选择留在彬Sir身边。

只是电影从未以鬼的视角来展现 @@~~

有人对饰演张美华两位演员的切换有所困惑,在此说明。
张美华本人是林熙蕾所饰,留在彬Sir身边的善的张美华为林熙蕾,但被其本身抛弃了。恶的张美华为陈慧珊饰,她去找彬Sir不是为了关心他,而是想知道自己在查一宗案件的凶手,从彬Sir口中知道凶手后就走了。因此,在别人眼中(何家安、饭店老板眼中)的张美华外表是林熙蕾,但在彬Sir眼中却是张美华的鬼——陈慧珊。陈慧珊问完凶手后走了,彬Sir与善的林熙蕾争吵,陈慧珊转过身来,却变成了林熙蕾的脸。这又怎么说明?因为这时,彬Sir的视角是对着善的林熙蕾的,而转过身来的林熙蕾是以观众的视角看到的,其实她在彬Sir眼中还是那个恶的陈慧珊。

高志伟

分析3:
彬Sir的鬼。
陈慧珊跟彬Sir说:如果全世界的人心里都有鬼,就你没有,那就是你有问题。
彬Sir心里没鬼吗?我觉得有。
他从一开始就说了:我能看见人心里的“坏东西”。从彬Sir的角度看,他看得见别人,但他看不见自己。换句话说,他看得见别人的鬼,却看不到自己的鬼。这代表他不知道自己有“坏东西”吗?我想答案是否定的。他看不见自己的鬼,却深知自己的鬼存在。何以见得?
影片开头:长官退休,他割下一只耳朵送给长官。若他与长官是同样正直的人,会行此大礼割下耳朵表示敬佩吗?正因为长官是他见过的唯一没有鬼的人(包括他自己),他才会如此佩服。
影片最后,彬Sir拿着枪指着高志伟自问自答。“放下枪,开了枪你就和别人没分别。”“我也是人,有什么分别。”这也间接说明了彬Sir深知并承认自己也是有鬼的。

——“一个打劫押款车几百万的人 为什么会为了区区几千块抢便利店?”
——“我都说了他有七个”
既是警察 又是小偷 既勤奋工作 谋求升职 又赌马饕餮 挥霍欠债
人世间很多事情 傍观者用所谓的逻辑是没有办法解释的 因为
存在于你心中的每一个“你” 都有自己的欲望 “你们”时而目标一致统一行动
但更多的时候 都在激烈的碰撞对抗 谁也说不清 下一步 会在“谁”的掌控之中……
相信大多数人都有过这种体验

所以 很多人说片中高Sir这样那样的行动不符合“逻辑” 是影片的噱头&Bug
我给出的解释如上 独有一点要提出来说一下 就是关于改枪号

开篇已说 抢银行抢便利店杀人的枪都已查出 是刘Sir的配枪
可知当时资料中的枪号还没有改 所以高Sir一边战战兢兢拿着“鬼枪”到处作案
一边用尽全力寻找自己丢失的枪 后来彬Sir之所以“看”到改抢号的画面
是高发现自己被盯上之后 不得已的暂缓之计 之后情况可能有三种

相关文章